封面-hg体育

hg体育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

作者:夯石  来源:  时间:2022-04-29

 

再看《心居》,还是不由得被展翔吸引。特别是有种拿他抵消冯晓琴和顾清俞、顾昕和施源带来的种种不适的感觉。不知道编剧、导演是怎么设计这个人物的,反正网友一边吐槽展翔油腻,一边又被他的清爽圈粉,真是欲罢不能。

 

于是,由展翔而对饰演者张颂文产生了兴趣。在今年大火的《隐秘的角落》《心居》之前,恐怕不会有太多的人能把张颂文的名字与许多他饰演的角色对上号。

 

图片

 

这是张颂文作为演员的成功呢,还是作为圈里人的“失败”呢?

正如展翔拎得清油腻和清爽、妥协与执念,张颂文自然更拎得清名利与得失。

笔者有个奇妙的感觉:观众和网友只知其“人”(所饰演的人物)而不闻其人(演员本人)的演员,近年来出圈率大幅上升,有心人可以做个研究,探究其背后的因由。

其实,张颂文是不应该“被陌生”的。

2001年,25岁时考进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除了给学生上课,还当过场记、编剧、剪辑,出道16年,参演影视作品五六十部,可以说在影视业锤炼已久。

 

图片

 

但25岁之前的张颂文,只有“平淡”两个字可以形容:高中毕业便去打工谋生,干过印刷厂工人、空调安装工、餐馆服务员,还当了五年导游。

 

即便进入了影视行业,在很长的时间里,“平淡”以外,他只能用“不堪”两字形容过往的生活——拿1800块的微薄工资,下班后去菜市场买打折的蔬菜。曾有三年接不到戏,市里的房子租不起,就去农村租一间平房,一住就是11年。2020年时还自称买不起房子。

 

不论影视作品中饰演什么角色,他前半程的演艺人生总是在“饰演”被挑来选去的角色,他听到最多的是:你是不是够合适?还能不能更便宜?

 

《心居》前几集中,张颂文正经地诠释着展翔的种种不正经,然而,这个油腻、浮夸的炒房暴发户并不是张颂文的舒适圈,只有展翔眼中的生活百态,才是他最熟悉的。

 

随着剧情的铺展,展翔用油腻外表下的清爽和痴情成功扭转了观众最初的印象。

 

剧中,张颂文带火了一句台词——“多少人爱你妩媚的时光,只有一个人爱你的灵魂和风骚”。这种附庸风雅的油腔滑调,配合的却是展翔超强的追爱执行力和超有型的追爱不得的承受力。

 

与之相比,施源、顾昕不过是外表清爽罢了,油腻的却是灵魂。顾昕与冯茜茜的关系,即便你情我愿,也依然是无法反转的道德禁区——须知,刚生完孩子的葛玥作为她自己始终是无辜的。她最大的错是轻信了优越和幸福可以与生俱来。大结局中,探监时她对顾昕的“笑容”和眉毛轻挑,令人不安。

 

就连冯晓琴和顾清俞,也在某些“点”上被展翔“比”到了尘埃里。之后双双“示爱”展翔,颇类某种隐喻。

 

对顾磊对身边人,冯晓琴之所以咄咄逼人、不依不饶,折射出的其实是一种酸味的文化融入自卑和酸涩的地域及圈层融入恐惧。

 

顾清俞对外地人的有色眼镜和排斥心理是作为冯晓琴对立面设计的“杀伤力”更强的一种不平等存在。冯晓琴说她在娘胎里就处处高弟弟顾磊一头、是她抢走了顾磊的福气、是她动不动就做的理性分析“杀死”了顾磊——“本来顾磊都学小猪叫了,我们都和好了,但你一来……”

 

图片

 

这每一句话都真真切切地戳中了顾清俞的痛处。

 

冯晓琴就不该反思吗?直到她“弟弟”(实为儿子)大年不按她设计的种种行为,才促使她认识到自己的错——她付出的多,她逼迫也多,即使最亲的人也难以承受。

 

而种种扭曲和悲剧的根源是什么呢?是冯晓琴、冯茜茜、冯大年这一家人拼尽全力也要留在上海的执念,还是顾家奶奶和顾清俞拼尽全力也要设置的文化认同之墙?

 

也许,《心居》中许多人物的不讨喜,恰恰是编导深入思考的有意为之。

 

反观展翔,他的许多举动仿佛劈开了全剧压抑、漠然的那部分“氛围”,这或许就是展翔讨喜观众的真正原因。

 

在火锅店“求婚”顾清俞时,恰巧有一对情侣抢在前面当场求婚,慌了神儿的展翔,误把戒指掉进火锅。

 

展翔开玩笑说在火锅店求婚不合适,顾清俞却觉得很浪漫。本以为展翔就要鼓足勇气更进一步时,展翔却又犹豫了,勉强地笑说“气死我了,我的羊肉呢”。

 

看着张颂文在这场戏里假装不在意的样子,观众应该能感受到展翔心中的爱有多深——直到最后,面对冯晓琴假戏真做的告白,他感动落泪,却还是要挥挥手;面对施源和顾清俞在顾家奶奶葬礼后的再度“相逢”,他还是会躲在角落里,抱着成全所爱之人的美意顾影自怜……

冯晓琴说的没错:你是这个世界上我见过的最值得爱的人。

顾清俞说的也没错:你是永远输出、从不求回报的机器,我收了钱却拿不出货……

而施源呢?他的爱的“迟疑”,既有他自卑失意又自视甚高的原因,也有原生家庭带给他的影响,但他自己没有责任吗?

歌中唱道:迷雾起,有一盏灯,为我亮起。很显然,施源并不是那盏灯。

图片

 

还有一层原因,施源更甚于展翔地受着顾清俞无意识的“逼迫”——那是一堵理性的冷漠的“心墙”所带来的压迫感。正如施源说的“我活不成你要的样子”“我们就不该再次遇见”……在施源心里,顾清俞的没有要求比要求更可怕。

剧终,当两个曾带给身边人“逼迫”,更互相“逼迫”过的女人坐到一起商量一处房产的赠与时,当顾清俞对冯晓琴说出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冯大年是子而非弟时……笔者就明白了,精神和文化层面的和解与彼此认同并没有发生。这条路看起来很近,实则还很远,很远。

 

从这个角度来认识这部剧的主题以及演员们的诠释,可能会有助于那一堵堵“心墙”的最终倒掉。

施源曾对冯晓琴说:像我们这种人要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做我们自己,而不只是做这家的儿媳(或女婿)。

为了不成为被人瞧不起的“软饭男”,施源险些背弃爱人、突破底线——剧情和人设再反转,也难以抵消他面对诱惑的内心“动摇”。他在事业上的那次“弯道超车”,让原本理论上可以幸福的婚姻翻了车。然而对彼此的成长而言,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再说冯茜茜,剧中与顾昕的暧昧早已突破了道德底线。顾清俞在高尔夫球场上意外发现她和顾昕的暧昧后,虽然有些居高临下,但这种提醒并没有错,而冯茜茜的应激反应深深地暴露了自己,她抢白顾清俞“我和你们不就差一个上海户口吗”……

一个上海户口真的可以分割是非对错吗?《心居》想要抛出的思考显然不止于此。

顾昕不是外地人,但那一堵堵看不见的“心墙”同样压迫着他。曾经,葛玥的温柔善良似乎成了一种优越感的“压迫”,仿佛富家女对穷小子的施惠和恩赐,而顾昕对上升通道、出人头地的渴求,与冯晓琴、冯茜茜甚至冯大年毫无二致。

但区别是,他最先迷失在迷雾里,也最终未能走出那迷雾。

再看看他们的原生家庭——那些充满愤怒、焦虑、怨气的父母,就明白这一堵堵心墙,并不是一朝一夕垒砌起来的。

除了貌似不正经的展翔,大约就只有顾家父亲,在一心一意地推动着心墙的倒掉——最初是一个从内部推,一个从外部推,结果变成了角力和博弈;只有当这样的两股力量合力朝着同一方向推动时,心墙才有倒掉的可能。

回味那贯穿全剧的展翔对心中“女神”顾清俞的执念,多么像一种文化归属、认同、融合的象征。

顾清俞对展翔说:上海话讲得好的不一定就是上海人。在我心里,你早就是上海人了,通情达理,守规矩,亲切。

展翔怎么说的?展翔说的那句话是:你是夸我还是夸上海人。

 

图片

 

戏里,游走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的展翔尽力对每一个渴望接纳和包容的人释放着他的善意和温暖;戏外的张颂文,应该也还记得曾有一个副导演要他花20万买一个演了必火的角色,而那时,他没有钱。

在不晚养老院,展翔对顾清俞说过:将来会把自己的所有房子都卖了,开十七八个养老院,再捐一个“清俞”希望小学。

顾清俞瞟了一眼展翔:干吗用我的名字?

展翔皮皮地说:你的名字好听。

顾清俞说:你的名字也好呀,展翔,展翅飞翔。

展翔说:怎么听着像技校的名字。

……

这个 “梗”所散发出的气味,像《心居》里的某些味道一样,并不好笑。

 

图片

 

 

其他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