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影视-hg体育

hg体育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夯石

图片

 

北京卫视热播剧《山河月明》已经播出过半,话题和口碑都“持续发酵”,历史正剧范儿成功拉满。一集集看到现在,复杂紧张的剧情并未令人感到喘不过气来,细节的点染刻画起到了把控节奏的重要作用,一扫某些较长剧集拖沓冗长、注水凑数的毛病。

 

陈宝国、张丰毅、冯绍峰、何晟铭、颖儿、成毅等老中青三代演员以及主创团队的精诚努力,共同托举出这部历史大戏的生气和底蕴。

 

笔者认为,这种难得的生气和底蕴来源于主创既尊重历史又努力贴合时下观众审美需求的创作思路,得到了较为理想的体现。

 

  

近日,导演高希希表示,这部剧的创作思路基本上是按照“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执行的,“历史题材剧在创作过程中尊重历史是一定的,但文艺创作肯定要按历史假定的真实性去做一些细节和桥段的延展。比如剧中提到的胡惟庸案和空印案,在历史时间上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差异性;而我们做戏剧化处理时,会做一些合并来缩短时间的长度,但事儿还是那个事儿。”

 

好的历史剧必然要处理好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也必然要跟踪历史研究的前沿成果。

 

历史上的朱元璋最为人诟病的应是诛杀功臣。而《山河月明》中的朱元璋,作为一个崭新的艺术形象,最不同于以往影视作品的地方,也是高希希导演最为着力之处,就是对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会这样做”的铺陈和刻画。虽然细节和情节可能是虚构的艺术化的,但历史背景和历史事件是真实的;而这些细节和情节,因其凝练的概括性和艺术的生动性,也会帮助观众更深地理解和解读历史。

 

《山河月明》全剧聚焦朱元璋和朱棣的故事,剧本对这两位君王的塑造基本也以正面为主,比较贴近现在人理解的“正剧范儿”。

 

高希希说:朱元璋当皇帝后做过很多有争议的事,在剧中我们的处理原则是他做这些事都是有理由的。比如在处理宰相李善长的问题上,朱元璋做抉择的理由是“我宁愿与百姓共天下,而不愿与士大夫共天下”,所以他才会去治这些士大夫的罪。包括徐达的死,也是按照徐达自己的意愿,想要在临死前再吃一口烧鹅。这对当时有伤在身的徐达来说,吃这种发物相当于自己“一心求死”。

 

徐达为什么一心求死?联想他对女婿、燕王朱棣的最后安排,以及之前默许燕王孤军犯险深入大漠建奇功——在君臣的最后一面中,徐达谏言朱元璋趁机扫清北元时眼中瞬间射出的精光……已然说明了答案。

 

 

求皇上最后赐食烧鹅——这种富有生气和底蕴的细节,岂不比任何长篇大论更能说明徐达之忠、之贤。

 

这是你们老父亲最后的念想了。说完这句话,朱元璋面色凝重地离去……

 

镜头一转,独自在大殿席地而坐的朱元璋,不由得悲从中来。

 

这时,太子朱标告诉父亲:魏国公、徐叔叔,薨了。

 

朱元璋怀念起小时候……

 

他与徐达,名为君臣,实为兄弟;

 

与马皇后,名为夫妻,实为知己。

 

徐达的求赐烧鹅,多么像马皇后染痘症后决绝地关上殿门的那一幕——

 

陈宝国对朱元璋这两次痛失“亲人”的刻画,无论层次感,还是细腻度,都体现了他一贯主张的表演应自然无痕。难怪网友会为之泪目。

 

陈宝国曾对高希希说,这部戏他是越演越上瘾。

 

笔者相信绝不止是陈宝国“越演越上瘾”。

 

而演员们之所以能在表演上有如此的自由度和上瘾感,当是得益于该剧一开始就设定的创作思路——也即高希希力主的要把这部戏拍得接地气、有人情味,要把帝王生活的固有理念拉下“神坛”。

 

以往的历史剧没有这么多生活化的细节和情趣。但这些生活化的细节和情趣又不是凭空而来、主观臆造的。主创们查证了相关的史实资料,从而有了艺术创作的底气,因为朱元璋本身就出身寒微,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帝王,他有很多生活习惯自然也都来自于民间。

 

高希希说,我们尽量淡化掉了很多帝王范儿,除了一些需要仪式感的戏份,我们希望朱元璋还是能更生活化一点,这样做也是想更加接近观众。

 

于是,观众们看到了亲切的“老朱一家人”,朱元璋一家的“画风”完全颠覆了观众对帝王之家的既定印象——“婆娘”是朱元璋对结发妻子的日常称呼;什么时候大叫一声“朱重八”,则证明马皇后生气了,事情很严重;太子朱标能直接批评老爹,朱元璋也会马上改嘴“你老子我失言了”;马皇后能把一群儿媳妇管得服服帖帖,也能以妥当的方式献策国事,最绝的是能随时按住朱元璋的暴脾气,还时不时下厨整俩好菜……

 

而这一切并不妨碍这一家人战场上冲锋陷阵,朝堂中杀伐决断,乡野间啃燕麦糠馍,访贫问苦……

 

昨天演到朱元璋痛失太子——朱标临终时口不能言却难以瞑目,以笔在地图上圈画,似交代“后事”,那眼角滚落的泪,胜过千言……

 

陈宝国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极度悲伤演绎得“一秒代入”,屏幕上第一次出现了帝王为去世太子放置压舌(也称含饭)、整理遗容的镜头……

 

《周礼》:大丧共含玉。《公羊传》:孝子所以实亲口也,缘生以事死,不忍虚其口。天子以珠,诸侯以玉,大夫以碧,士以贝,春秋之制也。

 

身为封建帝王,朱元璋不顾礼制和丧制,对太子表现出这种古今罕见的父爱,作为影视创作的艺术手法,究竟是成功的点睛之笔,还是多余的争议之举,还有待时间和观众的检验。

 

尽管该剧对“老朱一家人”的刻画有些理想化,但其积极意义还是不容置疑的。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