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意趣-hg体育

hg体育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木匠

 

 

昨天咱们聊到,燕王朱棣起兵后,一开始进展得并不顺利,先是围攻济南三月不下,随后又兵败东昌,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北平。经此一役,燕王不由产生了放弃南下的念头,但在姚广孝的极力劝说下,只经过了一个来月的休整,就又出兵了。

 

其时,朝廷也派出以盛庸为主帅的20万大军,一部已进至德州,一部已进至真定。三月二十日,探马来报,盛庸已自德州引军北上至夹河(今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境内)驻扎,挡在了燕军南进的必经之路上。

 

时,南军装配有大量的火器。按照常理,燕军是不可能打败南军的。但由于建文帝怕担上“杀叔”的罪名,严旨南军不得伤害燕王,哪怕是在战场上也不行。以致南军的装备优势荡然无存。

 

二十二日,战斗打响,朱棣率领一万骑兵和五千步兵向南军发起了攻击。两军从中午战至黄昏,燕军大将谭渊战死,南军也损失了一员大将庄得。眼看天色已晚,两军休战,约定明日再战。

 

是夜,燕王又亲自率领一小队(十余骑)夜探南军大营(照理说,燕王身为一军主帅是不该以身犯险的,但正是由于建文帝下了对他的禁杀令,他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天快亮时,燕王所率的小队陷入了南军的包围之中。

 

而朱棣却是一点都不在意,明目张胆地从南军的军阵中,穿了出去。南军将士则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扬长而去,也不敢放箭。

 

朱棣回到营中,鼓励众将“两军相当,将勇者胜”。于是,两军再次会战。打了三四个时辰,仍是胜负难分。

 

不料,就在此时,刮起了强烈的东北风,沙尘蔽日。吹得处在下风头的南军连眼都睁不开,南军大败。盛庸只得下令收兵,在折损了数万人马之后,退回了德州。夹河之战使燕军一举确立了对南军的优势。

 

燕军在击败盛庸之后,士气大振。紧跟着又先后取得了真定之战(虽未拿下真定城池,但也消灭了多一半的驻扎在那里的南军)和藳城之战的胜利。说个有意思的事情,这两场仗一开始,也都打得难解难分,甚至南军还稍占上风——燕王的帅旗都被射得快成刺猬了(当然了,朱棣本人却是毫发无损。什么原因?这前面我已经说过了),但结果,却都是因为突然刮起了大风,让处在下风头的南军,阵形大乱,力不能支,大败而去。这难道是天意吗?

 

事后,朱棣还派人将他的帅旗送回北平,让其世子朱高炽妥善保存,以警示后人。

 

图片

 

从此,损失惨重的南军就基本上不敢与燕军进行正面交锋了,而是改为了通过谈判、袭扰等方式,与燕军纠缠。这时,又是姚广孝及时飞书燕王,告他不要在意一州一县的得失,而应以最快速度,打过长江去,只要拿下南京,就什么事都好说了。

 

此后,燕军又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征战,终于在建文四年(1402年)五月中旬,攻占了扬州,几天后,高邮的守军也归降了燕王。南京已经近在咫尺了。

 

五月二十二日,建文帝朱允炆遣与朱棣关系一向不错的庆成郡主(朱元璋的侄女、朱棣的堂姐)来到扬州,与朱棣谈判。

 

这位郡主到了扬州以后,受到朱棣的“热情”接待。于是,她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了一大堆兄弟骨肉不要相残之类的话,燕王听得很认真,并不断点头称是。看到燕王的这种表现,庆成郡主顿觉形势一片大好,便停下来等待朱棣的答复。谁知朱棣一开口,就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时,朱棣用平静的口气对她说道:“我这次起兵,只是要为父皇报仇(天晓得,他这所谓的‘父仇’是从何而来),诛灭奸臣,希望皇上能够答应我的要求……”说到这里,他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的这位堂姐一眼,接着说道:“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待我攻破城池之日,希望诸位兄弟姐妹马上搬家,去父亲的陵墓暂住,我怕到时候惊吓了各位。”

 

这是赤裸裸的恐吓!庆成郡主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位弟弟,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全都是废话。

 

郡主无言以对,遂返。

 

六月初一,燕军准备从浦子口渡江,但却遭到了盛庸的顽强抵抗。燕军战事不利。但就在朱棣打算议和时,他的次子朱高煦引兵来援了。朱棣也是一时高兴得过了头,说:“高煦啊,你来的正是时候,这回能不能打下南京,就看你的了。世子常常生病,只要你表现的好,父王是不会亏待你的(你看他这话说的,朱高煦后来能起兵造反,真不能说没有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点责任)。”于是,本来就对世子之位觊觎已久的朱高煦大受鼓舞,率众殊死拼杀,终于击败了盛庸所率的南军,渡过长江,兵临了南京城下。

 

图片

 

时,建文帝朱允炆也慌了手脚,急召群臣商议对策。有人提议逃往内地,以图兴复,方孝孺则表示城中尚有20万兵,应坚守待援,即使真战败,国君为社稷而死,也是理所应当的。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再派大臣和在京的诸王流轮前去与燕王谈判,以拖延时间,等待援军的到来。于是,六月初九,朝廷先是派了李景隆和吏部尚书茹瑺来见朱棣,说只要燕王肯罢兵,皇上愿分一半江山给燕王,朱棣表示割地无名,只要奸臣。六月初十,朝廷又派了谷王朱橞和安王朱楹来见燕王,劝说燕王罢兵,仍无果。六月十三日,左都督徐增寿(徐达之子,燕王妃徐妙云之弟)私与燕王联络,欲为内应,事败,被朱允炆亲自诛杀于左顺门。朱棣得知这一消息,怒火中烧,下令攻城,负责守卫南京城金川门的安王朱橞与李景隆,随即打开城门,投降了燕王。

 

图片

 

燕王入城后,百官纷纷跪于街道两旁,迎接燕王。就在燕王准备带兵杀进皇宫时,宫中突然火起,待火扑灭后,建文帝朱炆文已不知所踪。建文帝的下落,即成了明史上的一大悬案。

 

图片

 

如此一来,燕王朱棣连逼建文帝禅位的表面文章都不用做了,直接就登上了皇位,改元永乐,是为明成祖。

 

朱棣在取得帝位后,自然也是要大封功臣的,姚广孝作为他最重要的谋士,也是最早劝说他举起“奉天靖难”大旗,并在他受到挫折时,鼓励他坚持下去的人,当然是功劳大大的。但姚广孝是个和尚(当时,他还不叫姚广孝,这我们前面已经讲了,他幼名天僖,出家后,法名道衍,字斯道,又字独暗,号独庵老人、逃虚子),所以无法给他赐爵,也没办法封他别的什么官,好在还有一个负责掌管天下佛教事务的僧录司,而这个僧录司最大的官就是左善世(这里再给大家普及一个小常识,中国古代明以前都是以右为尊的,但也不知是何原因,明以后,就改成以左为尊了)。那这个僧录司的左善世,也就非道衍和尚莫属了。

 

图片

 

永乐二年(1404),成祖还是又拜了这位道衍和尚为资善大夫、太子少师(这也都不是实职,而是虚职),并复其姓为姚,赐名广孝。且成祖每与他交谈,都是称他为少师,而不直呼其名。

 

后来,成祖还几次让姚广孝蓄发还俗,但都被姚广孝拒绝了。成祖又赐了他府邸、宫女,他仍不肯接受,只居住在寺庙中,还将成祖赐给他的黄金,全部分发给了乡民(这要是换成别人,这么不给成祖面子,估计早就被成祖收拾了)。

 

永乐十六年(1418年),姚广孝病重,已不能上朝,成祖曾数次前往他所居住的庆寿寺探视他,并赐了一把金唾壶。

 

姚广孝去世前两天,成祖问他还有什么愿望没有。他说:“僧人溥洽被关在牢中已经很久了,希望陛下能够赦免他。”溥洽是建文帝时僧录司的左善世。当初,成祖进入南京,有人说建文帝是在溥洽的帮助下,化装成僧人逃走的,当然并无证据,但朱棣还是给他安上了一个别的罪名,将他关进了大牢。成祖立马就答应了姚广孝的请求,下令将溥洽放了出来。

 

两天后,姚广孝病逝,终年八十四岁。成祖辍朝二日,以僧人的礼制,安葬了他(姚广孝的墓址在今房山区常乐寺村以北),还亲自为他撰写了神道碑铭,并追赠了他为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谥恭靖。还授予了其养子姚继尚宝少卿的官职。

 

图片

 

姚广孝的灵塔
 

此塔是一九级密檐式砖塔,通高33米。最下层为一八角形的基座,基座上,立有两层八角形须弥座,座上雕有寿字和菊花图案;中间塔身,四正面雕有仿木假门,其他四面雕有仿木假窗。正南面门楣上嵌有方石一块,上刻“太子少师赠荣国恭靖公姚广孝之塔”。再往上是九层密檐,各角均悬有铜铃,风吹作响,其声悠扬。塔刹为铁制。该塔整体结构匀称,雕刻精细,充分体现出了明塔的建筑风格。

 

图片

 

姚广孝灵塔前的神道碑

 

永乐二十二年,世祖朱棣在北征途中,崩于榆木川,太子朱高炽继位,是为明仁宗。当年,在“靖难之役”中,姚广孝曾辅佐当时还是燕世子的他坚守北平,后来又以太子少师的身份,多次在成祖不在南京时,辅佐他监国,是以,朱高炽对姚广孝也是满怀崇敬之情。朱高炽继位后,再次对姚广孝给予了表彰。

 

洪熙元年(1425)三月二十日是姚广孝去世七周年纪念日,朱高炽亲自撰写了祭文,曰:“朕皇考太宗文皇帝以大圣之德顺天应人,再安社稷,弘靖海宇,茂建太平,亦皆赖卿等同心同力,以辅成大业。”于是,朕要援古今之通规——“生则同其富贵,殁则陪其祀享”,命将姚广孝配享于明太宗庙庭。通观明太祖、太宗(朱棣最早就是被称为太宗的,后来到了嘉庆皇帝的时候,才被改叫了成祖)两朝配享太庙的功臣名单,十六位功勋自中山王徐达以下,皆为武将。以文臣列入配享之次者,只有姚广孝一人。由此可见,姚广孝在明初的地位之高。

 

好了,最后我们再来看下,历代对他的评价:

 

朱棣:广孝器宇恢弘,性怀冲澹。初学佛名道衍,潜心内典,得其阃奥,发挥激昂,广博敷畅,波澜老成,大振宗风,旁通儒术,至诸子百家无不贯穿,故其文章闳严,诗律高简,皆超绝尘世。虽名人魁士心服其能,每以不及也。广孝德全始终行通神明,功存社稷,泽被后世,若斯人者,使其栖栖于草野,不遇其时以辅佐兴王之运,则亦安得播声光于宇宙,垂功名于竹帛哉。

 

李贽:我国家二百余年以来,休养生息,遂至于今。士安于饱暖,人忘其战争,皆我成祖文皇帝与姚少师之力也。

 

顾炎武:少师之才,不下于文成(王阳明)。

 

张廷玉帝在籓邸,所接皆武人,独道衍定策起兵。及帝转战山东、河北,在军三年,或旋或否,战守机事皆决于道衍。道衍未尝临战阵,然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为多,论功以为第一。惠帝(即建文帝朱允炆)承太祖遗威余烈,国势初张,仁闻昭宣,众心悦附。成祖奋起方隅,冒不韪以争天下,未尝有万全之计也。乃道衍首赞密谋,发机决策。张玉、朱能之辈戮力行间,转战无前,陨身不顾。于是收劲旅,摧雄师,四年而成帝业。意者天之所兴,群策群力,应时并济。诸人之得为功臣首也,可不谓厚幸哉!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