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hg体育

hg体育首页» 广电新闻» 独家专访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2-04-11

昆曲,

沧海桑田600多岁……

任谁想解读透它,都太难。

然而,人们却可以通过那些将生命融入其中、甘之如饴、百折不悔的昆曲人,

识得闪亮之线索、走上巧搭之桥梁,

进而一点点靠近昆曲,

惊艳、领略、感悟它的美……

 

(《百花赠剑》杨凤一)

 

看,上面这张难得的剧照,

有大约20年了。

但时光偶尔也会因贪恋美而稍稍驻足,

让华彩片段定格、留存、闪耀。

 

那是现任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

当年在舞台上主演的《百花赠剑》……

 

机会来了,权威解读!

 

4月9日周六上午10:00,

中山公园音乐堂,

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

将带来导赏讲座:

《大美昆曲•遇见昆曲中的爱情》。

多么难得的机会!

 

 

同时,来自北方昆曲剧院的演员,

朱冰贞、翁佳慧、邵天帅、王琛,

将分别示范表演《牡丹亭•惊梦》《凤凰山•百花赠剑》片段。

让我们先来欣赏两个片段,唯美……

 

朱冰贞、翁佳慧曾饰演的《流光歌阕》

 

(邵天帅、王琛饰演的《百花赠剑》)

 

关于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

大家还记得我们曾经的封面人物故事吗?

我们来重温、延展几个跌宕、唯美又意味深长的故事情节,

那或许就是最具说服力、最顺畅通向昆曲的明艳线索、唯美之桥……

 

 

♥11岁,考进中国戏曲学院双胞胎姐妹

 

上世纪70年代初,

中国戏曲学院到青岛招生,

3000多个考生只录取9个孩子。

 

不必说杨家姐妹有多出挑,

反正人家姐妹仨都考上了。

最终,是因为妈妈舍不得,

留下大姐、送走了双胞胎姐妹……

 

(当时拍下这个相框,也是因为惊艳。摄/朱子)

 

那一天是1973年11月18日,

也是双胞胎姐妹的11岁生日!

杨凤一和姐姐,

就这样走进了中国戏曲学院,

一学就是九年半……

 

♥开蒙,多出色的一个刀马旦!

 

杨凤一进学校先练基础功,

腿功、靶子功、毯子功……

 

“1976年才开始整出学戏。我的开蒙戏是《扈家庄》。我小时候,基本功条件不错,性格也比较开朗、活泼,爱翻跟头,于是,就给我分了一个刀马旦。

 

旦,本意指旭日东升。

而旦角表演的是女性,

女属阴,反名为“旦”。

戏曲有正旦、花旦、闺门旦、刀马旦和老旦等。

 

白话理解,刀马旦就是:

比武旦漂亮,比花旦能打,

比青衣活泼,比闺门旦能上能下……

呃,这刀马旦就是为难为女人而设的吧?

 

 (《百花公主》杨凤一)

 

然而,杨凤一并没有被难为住,

而是如水光潋滟般拦也拦不住,

成了美帅美帅的刀马旦……

 

“刀马旦,要有一定文戏的基础,基本功也要有。它不是传统的大青衣,它也不是纯武旦,所以刀马旦这个行当确实是难度很大。因为它要能文能武,虽然它不像青衣嗓音那么专,不像武旦那样的武功高强,但是它要求你文武都比较全面。就像穆桂英,要领军打仗。跟老师学完这三个昆曲戏,没想到1982年毕业,分配到北昆,正好学过的戏都用上了……”

 

♥昆曲,“百戏之祖”戏美且难

 

昆曲被称为“百戏之祖”,

它给予了众多地方戏很大的养分。

昆曲之美,美在骨髓。

六个公认的坐标赫然昆曲界:

文学之美、音乐之美、舞蹈之美、感情之美、意境之美、形式之美。

“百戏之祖”,戏美且难……

 

就说一个剧本,

几乎所有的昆曲剧本都是有一定的文学底蕴在里面。

既要懂曲牌,又要懂曲律,

而且需要有一定的文化知识,

尤其是唐诗宋词这些知识……

 

(《百花公主》杨凤一)

 

再说一个唱腔,

杨凤一有深切的体会。

 

“昆曲的音乐之美它美在哪儿?它抑扬顿挫,高低全有,它低的时候,难度特别大,特别低,你必须在舞台上用气使劲拖着它,它高的时候呢,又特别高。昆曲的唱腔难度非常大,要比别的剧种付出更多的努力,你才能达到一定的水准。”

 

难怪学戏有“昆曲9年、京剧8年、越剧3年”的说法。

昆曲水磨腔,慢工细活,

要天长地久地磨……

 

 

♥40年,与北方昆曲剧院的深缘

 

杨凤一,

19岁到北方昆曲剧院。

从1982年到2022年,

整整40年。

一个女人,有几个40年?

 

从台上的公主、国家一级演员,

到台下的管理者、民选院长;

 

从戏曲界的最高荣誉梅花奖,

到为保护文化遗产执着提案的人大代表;

 

从在简陋的老院址摸爬滚打,

到建设、管理新剧院;

 

从单纯的昆曲从业者,

到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舞台下的杨凤一)

 

杨凤一,

风风雨雨40年走来,

那真是实实在在的“一唱三折九叹”!

 

 

♥轮回,年轻人最怕什么?

 

为什么说北昆院长杨凤一做导赏讲座,

是走向昆曲、了解昆曲,

最明艳的线索与唯美的桥梁?

 

我们不妨看看40年间的轮回。

杨凤一,

以曾经自己甜与苦的年轻,

和着成长、成熟而积累的丰厚内存,

尽心力催化、激活当下的年轻……

 

如大家所见,

北昆规模越来越大、戏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鲜活……

北昆的引擎,日渐强劲;

北昆的代际传承,

顺畅、丝滑、盎然。

 

那引擎高效的余韵,

在传播环境日日新的时代,

尤其值得借鉴。

细品回甘、耐人寻味……

 

(杨凤一和北昆年轻演员在海外演出合影)

 

“1990年我们有一位新院长王蕴明,他当时打破了旧有习惯,大胆起用青年人,所以我就被他给选中了。那个时候人才流失很严重,我也是8年才有这样的机会。在任何情况下,我都说年轻人最愿意也是最怕一件事就是被重视,一旦被重视了,100%得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拿出来……

 

“2009年我成为剧院的民选院长。当年我们领导说的,你们自己选的院长,将来好了那更好,将来不好了你们也别埋怨任何人。我是带着这样一种压力,接过来院长的这个大旗。从当院长那一天,我们领导就跟我说,你现在是管理者,你不是艺术家了,所以你要放弃舞台。其实2009年,我刚40多岁,正是一个戏曲演员舞台上的黄金年龄。成熟而有经验,又不太老。那种放弃的痛苦,不可言表……”
 
但从那天开始,我就开始推年轻人。几经周折,魏春荣得梅花奖了,我激动得掉眼泪了!同时,再适合我的角色,也要放弃。导演曹其敬可以说是看着我成长起来的,她好多次都跟我急了:你不该放弃舞台!但是有一点,我特别有体会,人能力有限,能做好一件事情就不错了。又要演戏,又要做管理,戏也演不好,管理也肯定不会到位。”

 

(杨凤一给北昆青年演员邵天帅等上课)

 

杨凤一,说到做到。

这抉择的身段,

活脱脱一个柔软如绢却杀伤力惊人的刀马旦!

 

 

“导赏”之后,精彩不断……

 

你知道“遇见•昆曲中的爱情”系列晚会吗?

分别在上元佳节、谷雨、立夏、夏至四个节气与观众见面。

多么古韵悠长,

天时地利中,更有人的和美。

由北方昆曲剧院与中山公园音乐堂联合推出。

 

晚会均以“爱情”为主线,

从九部传统昆曲剧目中,

每场撷取三出“爱情经典”折子戏,

跨越元、明、清三代,

娓娓道来七百多年间的情感心路……

 

(《孽海记•双下山》,马靖、张欢)

 

4月20日,暮春谷雨,

置身绿荫环绕的中山音乐堂,

领略两情缱绻、穿越时空的爱情故事,

该是怎样的“神仙”感受?

 

(《凤凰山•百花赠剑》,邵天帅、王琛)

 

三出《爱情经典》折子戏:

《孽海记•双下山》《凤凰山•百花赠剑》《奇双会•写状》

我们有机会再介绍给大家……

 

(《奇双会•写状》,魏春荣、邵峥)

 

 

 

 

 

 

 

 

 

 

 

 

其他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