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关注-hg体育

hg体育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2-03-18

一说到冬奥前线,

我们会想到激烈又激情的赛事、闪耀又荣耀的奖牌。

那冬奥前线“大本营”、封闭的冬奥村呢?

当然也有细水长流的生活:

琐碎不乏温情、平淡藏有惊喜、恪守规则而有作有为。

 

本期,我们捡拾一些冬奥村里的晶莹微光。

细品,那光亮会溢出当下,

首尾流畅衔接起奥运与生活……

 

三个普通人的故事:

tony老师、餐厅经理、清洁工。

讲述人是北京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中心的记者梁雪松。

 

(梁雪松/中,采访国际奥委会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胡安•萨马兰奇)

 

梁雪松低调、低声,

因为2021年9月就借调到北京冬奥组委工作,

所以对新闻中心不同时间、进驻不同赛区、不同冬奥村的同事们,

心里有一本清账。

同时,因为新闻频道中心参与冬奥各方面工作的人比较多,

赛前专门成立了一个临时党支部。

梁雪松就是这个临时党支部的书记。

 

(记者王晓龙、李烨、梁雪松、赵煦、韩鹏健、吕梓源和冬残奥冠军张梦秋)

 

也因此,前几期我们推出的冬奥前线的故事,

故事“线头”也多是主任和梁雪松帮着“抻”出来的……

他们总是推荐“冲锋在一线的记者们”。

不过,还是从梁雪松那里挖出了一些“干货”:

冬奥村普通服务人员的小故事。

 

当下,梁雪松刚刚进入隔离期。

 

2022年3月16日12点正式闭村。隔离第一天,从白雪皑皑到杂花生树,享受这一段共同走过的冬奥历程。

 

 

(并肩作战的伙伴们)

 

曾经,台前是惊涛骇浪般的激烈赛事;

其实,那时和现在都有烟火气的生活。

比如,那时总有“村”外人求“村”内人代购冰墩墩。

这现实吗?为什么代购不得呢?

哈哈,文尾有“小插曲——‘求代买’冰墩墩?”

先收收心,咱们进入正题。

 

转移目标:放眼冬奥村的服务人员

 

梁雪松是2021年9月借调冬奥组委的,

几个月的工作下来,

她非常了解国际奥委会对新闻报道的权限规定。

梁雪松反复思量并与村里的相关领导多次沟通,

如何在严格遵守规定、规则的情况下,

传递出相关冬奥的更多声音。

 

“实际上开展工作也比较难,规定主要是针对运动员或者是和运动员直接相关的。比如说,他的房间、他吃饭的餐厅、诊所等。这些地方可能牵扯到运动员的隐私,肯定是不能去的。

 

“但是除了运动员本身以外,我觉得幕后的好多故事大家也会比较关注。就像餐厅那些菜是怎么做的,大家都曾热议。我们实际上无非就是换一个角度,不去直接报道运动员,而从工作人员的身份、为运动员提供服务的一种角度来做报道。

 

这一点刚开始我确实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国际奥委会对运动员、赛事的报道,有严格的规定。我们后来也跟村里负责宣传的领导反复沟通,他们希望能够把大家所做的工作报道出去,我们也希望能够发挥作用。所以双方也是不断地在沟通、摸索,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违规的。于是,我们开始做幕后的这些工作人员,就是那些为运动员提供、做好服务的故事。”

 

(元旦冬奥村升旗仪式后的北京冬奥村,从左到右:赵煦、梁雪松、张海涛/冬奥村新闻宣传经理、韩鹏健)

 

“北京冬奥村,各种各样的人员加起来有好几千人。这好几千人里实际上也有很多人是有故事的,有‘双奥’人物,也有很普通的人,但是他们有奥运情怀,希望能有这个机会、进来提供服务。”

 

“我们有这样的机会,在村里踏踏实实地跟大家天天摸爬滚打在一起,能够有机会、更细致地去了解他们的故事。后来摸索通了这条路之后,相应的工作就顺手好多了。”

 

tony老师,碰上巴赫主席……

 

关于冬奥村理发,

条件所限,有很多超出我们的想象。

比如,张家口赛区颁奖仪式和演出团队导演卢晓南就提起过,

他们那里理发,

哈哈,得自己先洗好头再来。

 

那大家或许还不了解,

这些奥运村里的tony老师,

之所以选择进村,

是因为他们珍惜为国家服务的机会……

 

“我们冬奥村有位理发师,应当算首席理发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找他理过两次发,开幕式之前和闭幕式之前,还挺火的。”

 

 

“但是这个人我为什么觉得他比较值得钦佩?不是因为他手艺多么好,也不是因为他服务了大人物,而是因为他选择带团队一起进奥运村,珍惜这个为国家服务的机会。”

 

 

“我们进到奥运村以后了解到,实际上进来为冬奥服务的服务商,因为在这种疫情防控下,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他还负责同时三个奥运村的美发店,但还是选择进来了。问他原因,他说,有这么个机会能够为国家服务挺好。我当时没有觉得这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话,他那么平静地说出来,我相信是出于他的本心,很平淡,打动了我。”

 

 

奥运村有好多这种打动人的故事,可能不静下心来,不进到这个环境里来,可能就没有机会感觉到。这些不是激烈的、动态的、实时的,但就是有普通人的情感在里面,是值得回味的故事。”

 

独行的餐厅经理,没见过运动员?

 

大家想象一个场景:

 

冬奥村的一个餐厅,

各国运动员们吃得津津有味。

餐厅经理却在规定的路线与空间里,

每天14:00-23:00,

独行往返、封闭工作,

看不见一个运动员。

偶尔工作间隙抬头看向窗外,

还好,还能看到落日……

 

梁雪松说,

这是一个听起来有些“心酸”的故事。

 

“冬奥村的餐厅很火,但是实际上为冬奥村运动员提供那么多好吃菜品的人,是没法和运动员真正接触的。前两天我们采访了一个运动员餐厅的经理,她说的一句话,听得我有些‘心酸’,的确让人心疼。”

 

“因为按照防疫要求,她和同事的生活每天就是两点一线。上午从驻地坐班车,到了冬奥村,有一条固定的路线,那是专门给这些餐厅的人员走的。她不能突破这条线,不能随便走到其他的地方。她只能顺着这条路线去进到餐厅地下,然后换好防护服,开始工作。”

 

(梁雪松采访运动员餐厅经理乔坤)

 

“下了班以后,她再脱了防护服,过缓冲区消杀,还是要走原来的那条路,再坐上班车回酒店。她说,我每天中班,从下午2点一直到夜里11点,每天可能唯一能看到外面的时间,就是中间运动员不多的时候有点儿空,我能够看一下外头的落日……

 

“餐厅的工作人员,看到奥运徽章都很新奇,说这是从哪来的?根本就没有见过!就是因为他们在地下,也不能上来,连外面冬奥相关的徽章都见不到,更不要说换徽章了。”

 

当清洁工大叔,接过志愿者和法国运动员送上的徽章……

 

大家都知道冬奥村里换徽章很火,

好多运动员、工作人员、志愿者身上,

都挂着各种奥运徽章。

有一个关于徽章的温暖故事,

深深打动了梁雪松。

 

“在冬奥村居住区负责打扫卫生的一个大叔,看见志愿者身上挂有徽章,就问他,你的徽章是从哪来的?我也想弄这么一个,家里的女儿特别想要一个冬奥徽章。但是他作为工作人员,是不能进特许店买,也不能直接找运动员要的。”

 

“那个年青志愿者特别好,马上就把身上的一个徽章让给他了。而这一幕,正好被一位路过的法国运动员看到。法国运动员马上把自己的徽章又给了这位志愿者!这种温暖的传递与倍增,让人兴奋又感动……”

 

(徽章故事的主角之一,代表团助理志愿者杜秋卓)

 

“这种小故事实际上也挺感人的,也没有侵犯国际奥委会的报道权限界定。这就是冬奥村里的真实生活,那些温暖瞬间随时都可能上演,但也会稍纵即逝……

 

“更团结”的奥运,有始有终

 

梁雪松也是“双奥”人。

2008年奥运会时,

她作为记者,几乎走遍了奥运会的所有场馆。

曾经爬上鸟巢顶部的马道采访,

也曾经亲手摸过水立方的膜结构外衣。

 

2015年申冬奥的时候,

5月她和台里体育、技术、新媒体部门的几个同事,

一起去了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会议现场查看场地。

为7月31日当天的申冬奥大直播做前期准备。

 

(2015年5月,梁雪松在吉隆坡现场考察场地。右为冬奥纪实的记者白芸,此次在五棵松体育中心做冬奥体育展示经理,是和梁雪松一样的工作人员)

 

2015年7月31日,

北京广播电视台北京卫视、新闻频道和体育频道,

联合推出12小时大型直播《通向2022》,

向观众全景呈现了申办冬奥会成功的台前幕后,

共同为申冬奥成功而呐喊。

 

“记得当时要宣布结果的时候,导播间里一片静谧,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盯着吉隆坡前方现场信号……当听到beijing这个发音时,瞬间的欢呼充斥着每个空间!”

 

走过了这么多奥运经典节点,

梁雪松想到过2022年北京冬奥,

自己会是这样的参与方式吗?

 

“那个时候想过很多,会继续做冬奥新闻报道。但确实没想过,会以这么深入的方式来参与冬奥。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岂止是有始有终,

过程,也相当丰润、温暖。

作为赛前专门成立的临时党支部书记,

梁雪松在这一维度又做了些什么?

 

其实新闻频道中心里面的36个人,之前有很多我并不是很熟悉。但因为担了这份责任,慢慢地也在这个过程中去‘云’认识大家,在群里或者私信里时不常聊天沟通,有什么问题上情下达,做些沟通工作。我也愿意和大家交流,希望大家在辛苦和艰苦的工作环境中,还能保持一份健康的心态。”

 

(张家口赛区记者刘旭、王金华、张国华和陈博)

 

“这里面也有很多之前不了解的同事让我很感动,比如雪车雪橇中心体育展示团队的黄亮,在刚进闭环的时候,就以临时支部的名义给过生日的同事送了一碗生日面,那位同事还特意发了朋友圈表示感动。黄亮还给自己额外增加了好多工作量,采访拍摄了不少场馆运行团队的感人故事。”

 

(记者黄亮和刘恩国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

 

还有张家口跳台滑雪中心的杜妍,在服务冬奥的一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张家口跳台滑雪中心的记者杜妍)

 

入党积极分子孙迪雅和韩育延撰写的思想汇报也充满了感悟。还有一些同事因为条件艰苦、工作压力大,血压高了心脏不舒服了,都咬牙坚持。大家都很乐观,正能量满满。他们都是新闻频道中心的骄傲。”

 

(记者孙迪雅)

 

(记者韩育延)

 

小插曲:“求代购”冰墩墩?

 

来,附上冬奥村小插曲。

让呈现,轻松一下下。

 

冬奥前线新闻频道中心的记者分布:

“3个方面、6组记者、21位体育展示人员”。

梁雪松等借调奥组委的工作人员,

区别于记者身份入驻的同事,

因较早介入而对奥运村有比较全面的了解。

但也并非是我们想当然的那样……

 

举个好玩儿的例子:

按“六度空间”理论,

任谁最多通过六个人,

都能找到一个在奥组委的工作人员。

于是,“求代购”冰墩墩就成了“想当然”……

 

然后,大家齐刷刷发现:

他们竟然在奥运村买不来冰墩墩?!

 

(2月13日,北京迎来虎年第一场雪,冬奥志愿者们用雪堆出冰壶的样子,冰墩墩与志愿者们一起合影留念。摄/孙迪雅)

 

哈哈,听听梁雪松的答疑解惑。

她在冬奥村算是有比较大的“自由活动”权限,

但是,有一个地儿,她也不能去……

 

“我们的办公室跟特许商店就隔了两间屋子,但工作人员是不允许买的,外头有好多人也让我们帮买什么的……我们能看见,但是我们根本就买不到!在村里不能用微信,不能用支付宝,只能用visa银联连名信用卡、现金或数字人民币,就只有这三种hg体育的支付方式。我们到现在都开玩笑说,我们有机会消费吗?对外能花钱的那些地方都是对代表团开放的,不对工作人员开放。”

 

好的,这下大家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两手一摊、自嘲“瞧把你不能的”了吧?

他们是真的不能。

 

尾声,奥运也是生活,生活在继续……

 

和梁雪松细细聊、轻轻说,

有一种生活的质感闪烁。

其实,哪一项工作又不是人生的一部分?

不是一种生活?

 

很多时很多事,无声胜有声。

很多人很多山,越过之后才发现:

最难越过的还是生活,

要一点一滴平常心专注面对当下。

 

看曾经在体育展示控制室外面的冰墩墩,

和记者韩育延他们互动……

哈哈,人家墩墩日常也着实不轻松呢!

状态得分分钟在线。

 

2022年冬奥、冬残奥风云已定,

我们的冬奥前线报道系列也告一段落了。

梁雪松有一句“有始有终”,

而仅从旁观视角看冬奥前线新闻频道中心记者们的采访,

那过程,也真是有静、有缓、有急、有波澜……

 

愿我们接下来的工作、生活,

不忘初心、深自砥砺、守住始终。

 

 

 

 

 

 

 

 

 

 

 

其他更多文章